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资讯  > 新闻资讯 > 公司动态

互联网新思维与网络共同体重建

2018/7/7 11:58:18 人评论

这是一个网络无所不在、无所不能的时代,互联网正以其颠覆性力量将我们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日渐改变和重构。无论是传统的媒体、图书、零售行业,还是现代意义上的电信、金融、物流等领域,互联网要么悄无声息嵌入、润物细无声,要么暴风骤雨式颠覆、革故鼎新。如果把传统意…

这是一个网络无所不在、无所不能的时代,互联网正以其颠覆性力量将我们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日渐改变和重构。无论是传统的媒体、图书、零售行业,还是现代意义上的电信、金融、物流等领域,互联网要么悄无声息嵌入、润物细无声,要么暴风骤雨式颠覆、革故鼎新。如果把传统意义上的桌面互联称作1.0时代,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撬动和互通的是移动互联2.0时代,那么,在这个wifi随处可以连接,3g、4g不断扩容升级,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等技术日益趋向融合和衍生创新的时代,毫无疑问,我们正处在“大互联”internet3.0时代的最前沿。

不论你我是否承认,是否接受和认可,“大互联时代”正步步为营,不断渗透和推广,日益重塑着我们传统的产业体系,改变着我们的生活方式和行为习惯。当万能的淘宝、京东电子商务、小米手机等网络经济一路高歌猛进之时,传统的制造业正面临转型升级之严峻考验;当我们还在关注博客人气的时候,那些走在网络前面的人,已经开始发微博、玩微信、逛朋友圈了,“微经济”“微营销”做得风生水起。最新数据显示,我国网民规模高达6.32亿,其中手机网民达5.27亿,互联网普及率达46.9%。网络的触角正无孔不入,无限延展,这就是当下中国网络时代的现实境遇和真实写照。

有人说web1.0时代是精英聚众的时代,2.0时代是草根分众的时代,3.0时代将是个性价值张扬的时代。当我们徜徉网络,游弋于信息的海洋,随处可见的是个性化言说,体验式平台,抑或是私人定制式集成服务,这些都使得个体的价值和偏好得到最大化彰显。然而,当个体差异化需求不断得以满足,当“个性解放”和价值偏好被发挥得淋漓尽致,基于用户至上、体验为王、免费享用等标签化组合生成的“个体化中心主义”,俨然成为当下趋向“路径依赖”式的万能商业模式和网络新常态。套用网络词汇nozuojiudie,“不作就会死”,不自我革新和突围,就只能自生自灭。于是,在web3.0时代,网络不再单一局限于工具和技术层面的基本范畴,其生成和引领的恰是一种全新的思维模式和生存范式,也就是今天众人谈及和争辩不休的“互联网思维”。

百度创始人李彦宏最早提出“互联网思维”,指出“互联网产业最大的机会在于发挥自身的网络优势、技术优势、管理优势等,去提升、改造线下的传统产业,改变原有的产业发展节奏、建立起新的游戏规则”。自此互联网思维不胫而走,越炒越热,甚至演化成为包治百病的“灵丹妙药”。一些网络成功“逆袭”人士,围绕互联网思维侃侃而谈的全是商业营销的经验智慧和实践心得,诸如黄太吉烧饼、雕爷牛腩、小米手机等案例成为张口就来的经典之作。一些网络创业失败者抑或是传统行业正面临转型升级之痛的企业主,更是将互联网思维视作“救命稻草”,以借此让企业起死回生,东山再起。标签、简约思维,痛点、炸点思维,迭代思维,屌丝思维,大数据思维,跨界思维,平台思维,颠覆思维,整合思维……“互联网思维”似乎可以涵盖一切,包罗万象,成为今天各行各业都可以随处可贴的万能标签,更是成为确保实现“颠覆式生长”的制胜法宝。

那么,究竟何谓“互联网思维”?围绕概念争论不曾停息,可谓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有人说互联网思维就是专注、免费、口碑、快速、注重参与感,也有人说互联网思维就是要有互联网思想,要不断树立“用户量、免费、便捷、互动、极致、体验至上”的互联网思维理念。也有人指出,根本就不存在所谓的“互联网思维”,互联网思维纯粹就是“文字游戏”,就是吹嘘、忽悠、脸皮足够厚、表面功夫做到家、想尽办法搞到钱……综上来看,无论是商界、技术精英还是传媒人士,对互联网思维的凝炼和抽取,似乎仅仅停留在招数、策略、技巧、路数等浅表化的层面,这些摸索而来的“金点子”“经验谋略”和“花样把戏”,最多也就算个“生意经”或是快餐流动式的“商业模式”。在这里,互联网思维成为人们炒作的噱头,就好比当年大街小巷流行的成功学教程,成为众人追捧的可复制、可推广、可运用的“万能模式”。吊诡的是,好像谁拥有了互联网媒介平台,握着“互联网思维”这个撒手锏,去滑动鼠标、敲击键盘、浏览网页,谁就可以创造一个财富的世界。

事实上,相较于传统工业化的流线性思维,互联网开启的是一种多元、开放、扁平、包容、有机的数字化生存时代,信息的多元流变和交互汇通成为建构互联网思维的核心构件。特别是随着移动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的交互融合,基于个体价值的回归、市场需求的价值链延伸和现代公共领域的转型,互联网思维正在缔造一个又一个想象的世界。如果用“核聚变”“核裂变”等概念来形容,互联网思维建构的想象世界,将会持续引领和开创一个崭新的时代。显然,那些把互联网思维仅仅当作一种营销手段、一种商业噱头、一种产业体系、一种技术平台抑或是互联网企业自身的专利,原本就是片面的、狭隘的甚至是功利、物化的。今天,当互联网不断颠覆旧有的规则,对现实和未来不断施加影响的时候,我们启用“互联网思维”来适应和追赶互联网建构的后现代化图景,这本应该视为一种生存智慧和实践常态。互联网思维引领的时代进步、技术革新和社会结构、生活方式以及价值观的渐进转型,本身就是一个复杂多变、相互影响、彼此型构的内嵌过程,这其中既有对差异的包容、个性的尊重、需求的满足,也有对偏好的激励、责任的养成、理性的建构。因此,“互联网思维”不是简单的营销习惯和商业理念,它代表的是一种未来引领和方向趋势,是一种系统性的创新思维和与时俱进的生存理念,并在每一次创新实践和模式突破的过程中,实现传统与现代网络信息化社会的有效对接与契合。

美国学者丹尼斯·古莱特曾在《靠不住的承诺——技术迁移中的价值冲突》中发出警世良言:“现代技术是贪婪灵魂的强大媒介”;“技术一旦入境,它便成为占有欲病毒的携带者,从此打破社会对欲望所加的限制与可获得性资源二者之间的微妙平衡。”今天,当我们开始大胆借用和挖掘互联网思维,不断对接互动、推陈出新,当微信开始绑定银行卡,当手机话费可以尝试购物消费,当“滴滴打车”开始尝试解决“打车困境”……我们的每一次创新运用和实践生成,都是在借助强大的互联网思维去不断改造和延伸我们的生活习惯、行为模式和实践场域。然而,当我们借助互联网实践每一次伟大构想和试错每一次超前选择的时候,我们在获取智识上的启发和理性感怀的同时,更应该重提和回归的就是互联网常识的重要性。那就是各网络虚拟主体基于网络媒介生成的超时空情景的符号传递、信息输送、情感互惠以及利益交互,这个网络想象的共同体,充满着极高的不确定性和风险性。

当前,由于网络虚拟空间监管体系的漏洞存在、法律法规的缺失、管理制度和机制的不健全,导致虚拟的网络世界乱象不断。在这样的特定数字化场域,每一次互联网思维的创新运用,也都意味着一次大风险和大灾难的伏笔。因此,与其争论“互联网思维”是什么,不如冷静地思考“互联网思维”能够带给我们什么,究竟会改变我们什么。今天,无论互联网世界中的你、我、他,出于何种目的和愿望,彼此选择、联结而成的是生意的共同体、情感的共同体、利益的共同体抑或是生命的共同体,我们时刻都需要秉持的是一份“理性自觉”。因为,我们始终只有一个互联网,需要彼此共同维护和协作共生。当前,每一个人都渴望用好用实用新“互联网思维”,但前提是基本共识的达成和共同底线的划出,只有时刻预设这样一个前置条件,我们才能在这个散漫无序的网络世界里,共同构筑起一份公共理性和彼此认同的公共底线,这也是我们畅游网络世界、实践“互联网思维”所不可或缺的“求生高地”。

德国著名社会学家费迪南德·滕尼斯早在《共同体与社会》一书中告诉我们:一种古老的以自然意志为基础的关系,是一种亲密无间、守望相助、默认一致、服从权威并且基于共同信仰和共同风俗之上的人际关系,并由此可以生成血缘共同体、地缘共同体和精神共同体。今天,散落在虚拟世界中的无数个体,基于相同的旨趣、品性、经历和价值偏好、需求等而聚集起来,并在相互交往、互动协作、分享互惠的前提下,基于“弱纽带”关系生成的网络社会资本,成为维系网络精神共同体的关键构件。因此,当我们每一次尝试运用互联网思维,实践每一次网络构想的时候,最应该理性反思的是,如何有效维系和扩展网络社会资本,强固我们共有的网络精神共同体,唯有这样,我们才能凝聚更多的社会共识,承担起更多的社会责任,让互联网成为我们每一个人都受益无穷的共同体。

“大互联”时代,每一个人都不是一座孤岛。无论是谁的利益受损,到头来都会使我们共有的公共利益遭受损失。当前看来,以“互联网思维”辩论为契机,回归互联网常识,建构互联网新思维,重建网络共同体,重要且紧迫。我们需要通过不断完善法律法规和相关制度机制建设,使网络虚拟公共领域由松散的自组织走向具有公共性价值建构的共同体转变,要不断树立规则意识、底线意识、彼岸意识、协作意识和共赢意识,让每一个人在互惠共生、交互协作、彼此信任的前提下,推进网络公共领域的群体认同、公共理性的建构以及信息的沟通共享与互通,以此推动良序化的网络社会资本不断扩散与再生产,从而确保每一次“互联网思维”的创新运用,都能释放和转化成为推动社会变革的强大正能量。


相关资讯

    暂无相关的数据...

共有条评论 网友评论

验证码: 看不清楚?